杏枣愚春

超低产,渣无天际

自家的冰魄(⁎⁍⃛ᴗ̂⁍⃛⁎)つ
很随便的乱糊一通…
就这样吧(自暴自弃

依旧天宫满,颜色不太对??

涂了一个一开始被困在柜子里的满…衣服是乱糊的因为记不得怎么画了qwq。不是很会指绘…因为很少画。

英脱欧
乱糊一个短漫
不知道升高中后历史课本里有没有这件事

纯粹乱糊的高马尾少主(捂脸)

【加熊】归乡(下)

*是朋友写的,接上
  道路两侧的枫树因为长时间雨水的过度滋润而懒散的垂下。中间黑色的柏油路被冲刷得一尘不染,而阳光照耀在湿漉漉的地面上给它镀上了一层不算耀眼的金色。天空中的乌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着,将云层背后湛蓝的天空一点点的展现出来。
天要放晴了。熊二郎有些笨拙的把左爪举过头顶摆出了特别人性化的挠头动作,歪着头望着刚才和自己要找的人感觉很相似的金发青年欢快的奔跑着消失在视野3尽头。
两爪按压着肚子和胸前的毛发试图让它们柔顺,沾染在洁白毛发上的泥浆因为干燥而结成了脏乱的泥土块。
此时这里还没有什么人。要是有人看到一只北极熊在加/拿/大地区四处游荡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是把它送进动物园作为珍惜动物保护好。
……当然这里不包括刚才欢乐的跑走前去报信的阿尔。
奇怪的人……不过感觉他和谁很像的样子——还有刚才他有叫我在这里等着的吧?熊二郎这么想着就原地坐了下来,而凋落而下的枫叶就是最好的天然坐垫。
没有多久,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熊二郎的耳朵听到了一些动静。似乎是刚才那人的,抬起头极目远望果然看到了一个……不对是两个金色的脑袋,正在向着这里接近。
因为兴奋而有些雀跃的站起,待到那边更近了一点时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跟在后面的正是它一直以来的玩伴。
“谁?”
熊二郎高兴的吐出了一个人类的文字。

【加熊】归乡(上)

马修•威廉姆斯觉得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比他更幸福了——虽然在会议上大家依旧看不到他。
  离家许久的熊二郎先生在旅游途中寄来了一封信,信上排列着它今后的打算——其中最开始就是回到加/拿/大。许久不见,“你是谁”的问候让马修觉得世界都阳光明媚起来。而一直遍布加/拿/大的阴雨天气也终于揭开了终章,露出了属于晴天序幕的一角。
  “喂喂!!!兄弟出来玩呗!!!”正沉浸在“熊二郎终于要回来了”的惊喜中不可自拔的马修被门外美/国的喊声吓得一跳,下意识的往门看去,结果只看见朝他奔过来的元气满满的美/国——以及他身后空空荡荡的门框和门框外的一棵棵往道路两旁倾斜的枫树。
  "嘿嘿嘿!!加/拿/大加/拿/大!给你说你我今天在一个到处都是枫叶的地方看到了一只熊诶!不仅会说话还在问你住哪诶!!加拿大?加拿大!你在哪?"看到停在自己身前但却仍在左顾右盼的美/国,马修小小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难掩心中的挫败之感,
  "那个……阿尔我在这。"比平常稍高一点的声音终于引起了面前这只KY的注意。看到阿尔看向自己,马修想了想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那只熊,嗯…阿尔你能带我过去吗?我觉得那可能是熊二郎。"平静的声音在说到最后几字时明显激动了许多。
  "OK!加拿大跟着我走吧!hero会把你带到目的地的!!"